曾国祥去陈可辛公司做“阿四”学艺成就电影梦

时间:2016-09-23 | 编辑: liangzi | 来源:南方都市报

摘要:  他,是曾志伟的儿子,跟陈可辛学拍电影,此前已经客串O R主演过好些电影,包括《伊莎贝拉》、《维多利亚一号》、《前度》……我们好奇,他在片场浸泡多年,是如何一步步接近自己的电影梦的;我们也想知道,父亲曾 ...


他,是曾志伟的儿子,跟陈可辛学拍电影,此前已经客串O R主演过好些电影,包括《伊莎贝拉》、《维多利亚[微博]一号》、《前度》……我们好奇,他在片场浸泡多年,是如何一步步接近自己的电影梦的;我们也想知道,父亲曾志伟为他带来了哪些“实惠”没有。近日,南都记者和他做了一次电话采访,从《七月与安生》的改编谈起,他和他的团队,如何把一个单薄的故事改编成丰满动人的青春片的。这部电影还是有一些争议,他也一并聊了。

PART 1

改编 能否改得更阳光积极一点?“我有想过这个问题”

《七月与安生》的故事原型简单而狗血,无非是两个性格迥异的闺蜜要抢男友,如果要改编,恐怕很难不落窠臼,更不必说令粉丝满意。大概是因为不熟悉内地的小说,而且初生牛犊不怕虎,香港的“星二代”曾国祥从师父陈可辛手中接下了这个“烫手山芋”,尽管手里只有粗略的大纲,他也未觉得怵。倒是后来,不少原著粉在微博留言“你别毁了我的青春啊”,他心里才多了些忐忑。

后来的结果我们都知道了。影迷赞该片“好看而不俗套,走心而不尴尬”,剧中交换人生的设定更是神来之笔。新晋导演曾国祥,他曾说自己不懂女性。这改编的过程,给单薄故事做加法的过程,甚是有趣。

问:你给小说做了很多“加法”,有哪些是你觉得特别关键的?

曾国祥:最主要的改编就是加了“交换人生”的主题。我从一开始就觉得,七月与安生其实是一个女人极端的两面。而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有她们的存在,可能某些阶段特别像安生,而某些阶段突然又变得像七月。我们加了“交换人生”的剧情,去讲两个人或一个人的成长,她怎样找到最适合自己的生活模式。

还有一个细节。原著里死的是安生,但电影里变成了七月,这是因为加了“交换人生”的主题,所以顺理成章地想,是不是该让死的主角也换一下?于是我们试着那样去写,出来的结果还蛮舒服的,而且这对看小说的人来说,也是一种惊喜。

问:结尾反转反转再反转的idea是怎么想到的?

曾国祥:主要是想加一些悬念。电影一开始有一个小说还在连载,会让观众有一个追看性,最后观众发现原来写小说的并不是七月,而是安生。另外一个考虑就是,小说太过平铺直叙,我们想将这个故事复杂化一点,这样不管看没看过小说,电影都会更有可看性。

问:那为什么要反转三次?其实任何一次反转,都足够成为结尾了。

曾国祥:我纯粹觉得精彩啲咯(笑)。第一次的反转是原来小说不是安生写的,这从一开始就是伏笔,所以是必须的;但如果只是写到这,就没有解释七月和安生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开始,我们其实只写了第一个反转和安生告诉家明七月难产死了和他有一个女儿的事。但我们担心在这个年代讲“生仔死掉”比较雷人,所以就想用一些技术性手段打破这个困扰,于是后面加了两样东西,一个就是“27岁”,她们交换了人生,七月代替了安生去死;另一个就是安生帮七月编写了一个去流浪的美好结局。这样,感觉创作的层次和厚度都多了,也会让结尾更感人。

其实陈可辛监制一开始是很担心这一段反转的,他觉得反转太多,观众会浮躁。后来我们做过一次200人左右的试映,发现大家很受落,所以就不再担心了。

问:我留意到团队四位编剧都是女性,你有没有贡献男性视角?

曾国祥:我自己身在其中,我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很客观地回答这个问题。有一次陈可辛导演和我一起做访问的时候就讲,这次正是因为找了一个男导演,才令到这出戏更好。因为从编剧到监制、摄影师,团队大部分人都是女性,有个男导演来把关,才会客观些。四个女编剧在创作中投放了很多自己的情感,在创作过程中甚至会有很多(充满)火药味的讨论。这是共同创作的结果。

问:之前你说过“自己不懂女人,觉得女人麻烦又复杂”,能拍出这么细腻的女性情感很惊喜。但这个故事还是离不开国产青春片的“作”,价值导向上也比较阴郁,你是否有想过与现在不同的改编方式,把调子定得更阳光积极、贴合实际一点?

曾国祥:我有想过这个问题,但是我又不觉得这是个问题。因为从他们的成长经历里,大家都多少能感同身受。现在大家整天都说青春片“狗血”,我觉得是一个取向性的问题。电影里的堕胎、自杀啊,我认为都是源自生活,只要写故事和拍摄的时候,用写实的方式去呈现,剧情的推进在情理之中,而不是无端端、硬邦邦的,这些情节观众是可以接受的。

问:电影弱化了男主角来,但也有人觉得“渣男”被洗白了,你怎么看?

曾国祥:我同意这种说法。我拍一个人物,必须要找到一个可怜和同情他的角度。家明是最可怜的人,虽然我们会用道德标准批判他,但是感情很难控制,他后来被两个女孩抛弃,帮七月背了锅……原著中的家明是模糊的,我用尽方法去把他立体化了,但剧本的跨度很大,又有这么多的信息要讲,所以很难再花笔墨描写家明。

PART 2

电影梦 跑龙套时为了偷师,“咸湿佬”也去演!

曾国祥第一次告诉父亲想拍电影的时候,曾志伟沉默许久;读完大学归国,父亲又来确认,得到了肯定回复后,曾国祥就被带到了陈可辛的工作室。我们对曾国祥师从陈可辛的学徒岁月充满了好奇:陈可辛手把手带你吗?会不会很严格?既然你没想演戏,角色又大多是“咸湿佬”,你怎么还演呀?他说:“为了偷师啊!”

问:在拍《七月与安生》的时候,师傅陈可辛有给你一些建议和帮助吗?

曾国祥:帮助有很多,从创作到选演员都给了很多意见。到开拍时,他就比较放手了。因为他觉得一个好监制,现场不应该管太多,他只在前期做好准备功夫就好。拍完后,剪片,宣传、发行,他给了很多意见。陈可辛导演非常懂得包装,我也从他身上学到很多,因为在市场方面我还是新手。

问:最初给陈可辛当助手的时候,什么感觉?

曾国祥:其实不算助手,就是打杂啦。因为爸爸的介绍,我读完大学就进了陈导公司做“阿四”。第一次去他公司的时候,会有一点敬畏,因为他是老板,还是一个大导演!虽然我是曾志伟的儿子,但我很少去片场,根本不知道电影制作是怎么回事。当我进了陈可辛公司,我才发现原来做电影有这么多琐碎的事情,跟想象中的差距很大,但也觉得很兴奋,很新奇、很有挑战性。

问:陈可辛带学徒的风格是怎样的?

曾国祥:其实是另外一个监制,许月珍,她才是真的教了我很多东西。因为陈可辛导演他是整个公司的老板,我完全不够资格和他聊剧本。我很多时候都在做琐事——— 譬如买外卖,送片,印剧本啊。基本上大大小小电影上的知识,都是从许月珍那里学回来的。我从他们身上学到最宝贵事情,就是对电影制作的认真。他们对电影制作的每一关都把得很严。

问:你的同事们会不会因为你是曾志伟儿子有特殊对待呢?

曾国祥:多多少少有的,大家骂你不会骂得那么尽咯。(笑)

问:那后来怎么会去演电影?

曾国祥:其实我一直都想做导演,做演员是意外。大家找我演戏,纯粹因为我是曾志伟的儿子,多一个话题嘛。所以,我当初都是抱着一个“试一下”的心态去演,也觉得做演员可能会对做导演有帮助。

问:他们起初找你演的角色都比较“咸湿”?

曾国祥: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也许是因为我的长相让他们觉得比较适合?也可能很多同辈的演员,他们的经纪人不会让他们去拍这么“踩线”的角色。但是我就有这个空间,所以我能豁出去,演咸湿仔啊、仆街仔的角色。

问:大概到什么时候,师傅认为你可以出师了?是2010年吗,你执导了《指甲钳人魔》和《恋人絮语》。

曾国祥:2008年,我下定决心要做导演,不再接那么多做演员的job,所以08至10年就一直写剧本,找投资者,终于在09年尾的时候拍了《恋人絮语》。

问:你下一部想要拍的是什么题材的电影?

曾国祥:有很多不同题材的都还在考虑。相比起演戏,我在做导演这一方面会谨慎很多。


免责声明: 文章如果来源是转载,内容的真实性未经核实,与爱特豆无关。如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有误,请联系本站做编辑和删除处理,文章仅作参考。

关注爱特豆:
扫描下载APP
发布活动、参加活动,
影视类活动抢票神器!
关注订阅号
随时查看影视最新资讯
权威,及时,有情怀!
相关文章:
评论一下

24小时客户服务热线: 010-57205690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kefu@itedou.com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注册入口 | APP下载 | 寻求报道

Copyright © 2015-2018 爱特豆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爱特豆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44288号   京网文[2018]4740-3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