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叶祖新:演茂则终于“骗”过了观众

时间:2020-05-07 | 编辑: itedou | 来源:爱特豆

摘要:《清平乐》里,观众不仅看不到丝毫老十的影子,很多人甚至没有认出那个进退有度、老练通达的内侍茂则是叶祖新的出演。


为了让观众忘掉差不多十年前那部经典的《步步惊心》和他演红的角色“老十”,叶祖新这些年尝试出演了很多不同类型的角色。

《清平乐》里,观众不仅看不到丝毫老十的影子,很多人甚至没有认出那个进退有度、老练通达的内侍茂则是叶祖新的出演。叶祖新很开心观众被他“骗”过了,他觉得自己这些年的曲折没有白费。

为了演好茂则,叶祖新对这个角色的一举一动做足了设计,并在他自己写的人物小传里为角色行为动机做足铺垫,叶祖新说,他会和观众一样追剧,到了自认重要的表演节点,他也会打开弹幕,了解观众的反应,“有时候演员需要被骂。”叶祖新认为,演员需要和观众有所关联,毕竟演戏的目的是给观众看。

放弃认知度高的角色类型对于演员是双刃剑,《步步惊心》后的这些年里,叶祖新所做的尝试完成了他身为演员的本分,但对于处在娱乐圈中的他,也会少了很多可供提及的话题。这些年,叶祖新能够给观众留下深刻记忆的角色不多,对于红不红,叶祖新有着清醒的认知。在他看来,能够红一些,为得也是有更多的选择权、接到喜欢的角色,而如今,他得到了茂则这个角色,他演得很开心,目的已然达到,至于红不红,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尝试让观众认不出我

记者:茂则跟你之前演过的很多角色不一样,甚至有观众说,前面没有认出你来。

叶祖新:我以前演了很多那种嬉笑打闹调皮的角色,当时我拿到这个角色的时候,我想肯定不能那么演。当时跟导演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导演跟我说,你就去演一个正常的人,他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城府,有自己的认识、认知,自己的格局,有自己的七情六欲。所以说,你就按照一个正常人去演。

那么他又是一个内敛低调的,任何的时候都谨小慎微的人,所以他的台词也一定是不紧不慢,慢悠悠地去表达的,而且我觉得茂则这个人物把他扔在人群当中一定是一个不起眼的人物,所以他才能有这样一个对于自己的认识,才会是到现在为止呈现出来的茂则。

记者:你自己追剧了吗?会打开弹幕看网友的评论吗?

叶祖新:我觉得观剧就得静下心来好好地去看,如果开着弹幕,你根本看不清楚演员的表演和你整个戏要表达的意思。但如果有一场戏我需要去看看观众有没有特别强烈的诉求或者反馈,我也许会打开弹幕看一下,有时候演员需要被骂。因为演戏需要跟观众有一个第三者的关联嘛,得知道观众的反响是什么。

记者:我看到一些评论,很多网友说你这次的表现和之前很不一样,这个角色的克制是你之前的角色没有的?

叶祖新:我身边的工作人员,包括我自己在看的时候也觉得跟我以前不太像。看到评论其实我特别开心,我开心的是观众说我看了好几集我都没认出这是叶祖新,其实这是我特别开心的一件事情,因为这是我这么多年一直在做的一件事情。

我觉得是自己人生的阅历的增长,加上刚好碰到一个好剧本,到现在为止能呈现出来这样一个茂则,得谢谢编剧,他写出了一个这么完美的角色,包括导演对这个角色的要求。比如说我跟皇后的戏,很多的时候导演都不让我跟皇后面对面在交流,他会让我在有一定的距离之外,我面对着皇后,皇后背对着我,他要的镜头风格对演员的创造非常有利,会无形中告诉演员你们俩的人物关系是什么,会给演员一个特别好的安全感。

记者:尝试做改变的原因是什么?

叶祖新:以前大家对我的印象是《步步惊心》里的老十,其实这几年我一直在尝试着改变,一直在演不同类型的戏,主旋律的,现代的,经过这个戏让大家看到我的改变,这是我特别开心的。

我总不可能一辈子都演这种傻傻的、憨憨的、调皮捣蛋的角色,《步步惊心》完了以后找我的全是这个类型的角色。演了两年以后,我觉得自己都空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可怕的事情,一直这样下去,一个演员的创造心都没有了。我现在都三十多岁了,再演那样的角色,我也不可能像二十多岁的时候演得那么真诚,每个时期都应该去做自己最适合的事情,刚好我就遇到了茂则,我把最好的自己留给了最好的茂则。

和正午阳光合作很紧张 不光背台词,还会默写台词

记者:很少有古装剧会深入一个内侍的情感和内心,可以说你没有任何一个可以参照的角色。

叶祖新:对,其实我觉得它也没有过多地去表达内侍的情感世界,更多的是展现仁宗的一生和事件,茂则这个人物只是在他旁边。我第一次看到前五集剧本的时候,没有看明白,有点懵,我觉得太厚重,有很多文言文,格局很大,所以说我真的是静下心来一遍一遍又一遍地去看,才慢慢体会到当中的韵味,然后又看到了一个这么丰满的人物,有血有肉,低调内敛,克己于内也不失胸中丘壑,当时特别激动。

记者:这是你第一次和正午阳光合作,你感觉如何?

叶祖新:其实我刚进剧组的时候特别紧张,大家都知道正午阳光出来的每个作品都特别好,每个演员都特别好,我特别紧张,所以事先真的是在家里面一遍一遍地去看剧本。包括文言文的台词不好说,我该怎样找到它的韵律,一遍一遍背,背完以后还得自己默写一遍,默完以后再去说,去找语言结构,去找这个人物的状态。

记者:有一场戏,茂则目送皇后去找官家的时候,你的眼眶是红的,这是真实的情绪还是需要借助一些外部手段?

叶祖新:没有,我们戏里的演员没有一个需要点眼药水什么的。我们拍了整整一百七十多天,每个人都在人物里面,都是较着劲在演戏,都把演员这个职业熔化到内心了。就像你说的那场戏,其实这就是茂则的克制,那一场戏是真正地放开自己。我记得在戏里克制了这么长时间,一直往心里放,往心里憋,戏拍了一半的时候我都得了肺炎了。

记者:严重吗?

叶祖新:可能是自己内心对于这个角色的想法很多,工作强度也比较大,中间真的是每天在医院挂盐水,挂了五天。演员我觉得是这样的,当你真正地投入到一个角色里面,在拍戏这段时间你的心情和你整个人的性格跟这个人物会很接近,所以说一定会在身体和心理上产生一些变化。其实很多时候我拍完一个高强度的戏,杀青后我一定会发烧一次,因为一下子松懈下来了,所有身体的疲劳、心理的疲劳一下子全都爆发出来了。

记者:你怎么看自己当下的状态?觉得自己更红了吗?

叶祖新:每个演员都希望遇到一个好的角色,好的剧本,一个好的班底去把自己所有内心的抱负和想法全都用到角色上。如果你这么做了,有很大的概率能得到观众的认可。观众认可,你自然而然会有更多的资源和接到更多自己喜欢的角色。我觉得演员最终的目的是这个,而并非是一定要红,红了不就是为了有更多挑选的余地嘛,拍更多更好的戏嘛。

看王凯演戏是一种享受 别看我瘦,我比王凯重

记者:剧里有很多CP,包括茂则和草皇后的草帽CP,你站谁?

叶祖新:我觉得官家跟皇后就是CP,我是站他们俩的,其实每一个帝王不都是有很多的妃子嘛,他需要的不光是爱情,还有很多使命。我觉得凯哥对这个人物的认识非常深刻,他把仁宗演得特别好,他对仁宗这个人物的刻画需要慢慢去体会,因为我很多的戏都跟他在一起,我会看他演戏。有些时候私下我们俩还会讨论。我有时候会突然问,凯哥,这场戏你为什么会这么演啊?他就会跟我解释,我觉得他对人物的认识很深,有时候站在他后面看着他演戏是一种享受。他对这个人物的刻画非常深刻。我觉得大家应该用更大的格局来看这个仁宗。

记者:观众往往对低糖度的剧情会缺乏耐心。

叶祖新:其实我从一开始就看出来了,官家对皇后是爱的,皇后对官家是爱的,只是说他们两个都是有性格的人,都有自己心中难以启齿的东西,有自己一层盔甲包着,互相在较着力,当他们卸下这个盔甲的时候你能知道他们有多甜吗?

记者:看到拍摄花絮里你背着王凯拍戏,感觉你们私下的相处很放松。

叶祖新:对,我觉得跟凯凯拍戏特别舒服。记得我们俩拍的第一场戏之前,其实都不知道该怎样去搭戏,不知道该怎样去诠释这样的人物,但是当我们俩第一次拍戏的时候往那一站,对完台词以后导演就说了一句,开始拍吧。拍完第一场戏的时候,导演就说了两个字:舒服。那是我们俩真正地建立起互相的人物关系,所以说我们俩这条线一直拍得特别舒服。

包括那场背他的戏,我就背着凯凯从这边走到那边。我说凯凯,真的要背?他说,我说不定会忘词,可能要多拍几遍吧。然后在我背上,他真的一字不差一条就过了,他其实很多时候在保护我。

还有一场戏,我们有很大段的台词,其实那场戏是我情绪的一个转变,是我一个持续崩溃的戏,但凯哥那场戏演的过程中他有一点点台词的卡壳,因为他大段大段的台词嘛,但是他一看我情绪来了,为了保护我,他真的就这样把这场戏演了,事后他说,小新你知道吗,我中间忘词了,我就胡说八道我把后面的词说了,他说我就是看到你情绪来了。其实演员互相之间的信任和保护让我特别开心,特别感动。

记者:看到视频里他往你身上一跳的时候还挺担心,因为看起来你很瘦,不知道你能不能吃得消?

叶祖新:我不瘦,我比王凯重。

记者:能不能爆料一下他的体重?

叶祖新:反正我知道肯定比我轻,我是70公斤,他肯定比我轻。


免责声明: 文章如果来源是转载,内容的真实性未经核实,与爱特豆无关。如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有误,请联系本站做编辑和删除处理,文章仅作参考。

关注爱特豆:
扫描下载APP
发布活动、参加活动,
影视类活动抢票神器!
关注订阅号
随时查看影视最新资讯
权威,及时,有情怀!
相关文章:
评论一下

24小时客户服务热线: 010-57205690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kefu@itedou.com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注册入口 | APP下载 | 寻求报道

Copyright © 2015-2019 爱特豆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爱特豆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44288号   京网文[2018]4740-381号

X